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邵氏文化研讨网

搜索
查看: 139|回复: 2

说说邵忠

  [复制链接]

1556

主题

180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030
发表于 2020-6-22 10:06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    说说邵忠
邵忠这个人,见诸于多家家谱,但以邵雍系家谱为最,如余姚谱、洛阳谱、古共谱等。余姚七修谱:“忠,行千八,字诚之,一字克诚,号抑庵,官宋扬州路都巡,自会稽宁桑里迁居余姚通德乡清风里。生宋光宗绍熙四年(1193)癸丑十月十五日寅时,卒宋理宗开庆元年(1259)己未十月二十八日寅时。”记录甚详。但是,邵忠是谁的儿子呢,各谱说法不一,令人扑朔迷离。邵叔芳编修的余姚二修谱(明正统九年『1444』修)说邵忠是邵淳的之子,为邵雍六世孙(其世系:雍—伯温—溥—宏渊—淳—忠),但到了清雍正二年(1724)余姚四修谱时,不见任何说明,邵忠却改成了友谅之子、邵淳之曾孙、邵雍十世孙(其世系:雍—伯温—溥—子厚—于纘—昭明—淳—邰—友谅—忠)。同一家谱,邵忠不但换了父亲,而且世系也变了。这一变化,使从邵伯温至邵忠九代人的平均代距为17年(邵伯温生于1057年,邵忠生于1193年,时距136年,其间有8个代距),这就更增加了人们的疑惑,到底邵忠是不是邵雍后裔?而在绍兴还有一部谱,即《山阴天乐邵氏宗谱》,也有对邵忠的记载。据其谱载该族始祖为邵承嗣,家居河南汝南县,北宋天宝末(975)仕黄门侍郎。历四世邵大受,在政和年间授兵部侍郎,厥后随跸南渡来到浙东,遂卜居山阴(今绍兴)天乐乡。其世系:承嗣—景初—炫—大受—拱—缵—应占—梦麒—嵩—百七。后邵百七,官郡马,南宋时“由邵家塔迁居萧邑七都狼岭,配赵氏,有八子:行长千一,居金华府;行二千二,邑庠生,居浦江县(绍兴市西南);行三千三,官都司,居狼岭;行四千四,官侍卫,居苏州吴江县;行五千五,官县丞,居松江华亭县;行六千六,居诸暨县;行七千七,居杭州;行八千八(邵忠),官都巡,居余姚。”可见该邵忠的父亲是邵百七,为邵承嗣十一世孙,与邵雍无血缘关系。余姚谱只说邵忠行千八,哥一个,从千一至千七哥七个不见描述。而会稽天乐谱是哥八个,记录甚详。天乐谱初修于南宋德祐二年(1276),比余姚谱初修早168年,修谱时间距邵忠生存年代(1193—1259)也较近,世系关系相对来讲真实些。而且,从字辈看,邵忠的父亲是“百”字辈,他是“千”字辈,具有逻辑性。综上所述,愚以为邵忠之父是邵百七可信度较大。


          天津邵恩成  2016



上一篇:武义江晓中邵氏谱录
下一篇:迁淳安邵氏简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87

主题

297

帖子

2478

积分

邵门金牌专家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478
QQ
发表于 2020-6-22 17:2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绍兴邵永庆 于 2020-6-22 17:43 编辑

永庆注:查光绪十八年1892《山阴天乐邵氏宗谱》(安乐堂,原绍兴萧山)中所有谱序,仅下面一个谱序中提到了余姚,世系图中也仅提到一句"官都巡居余姚”,且不载后世系。分析:偌大一支显宦频出的余姚姚江邵氏,发派自山阴天乐百七公,天乐谱中只提这一句,不可理解。换言之,不确定余姚谱中千八公是谁的后裔,或不认可姚谱中千八公是雍公后裔。   实际上,千八公之称也不是一谱独有的,雍公后裔的杭州富春杜墓谱、宁海乌岩谱、璜山谱中有千六、千七、千八公,并且有详细的世系传承。

《邵氏家谱序》1276
族之有谱其来远矣。谱不作,则昭穆不可详,疏戚不能辨,是谓忘其祖也;作之,而世系无所征,援引贵显以夸大之,则本支无所考,系绪无所属,是谓诬其祖也。二者皆非也。今观邵氏先世,本周召公奭之后,加邑为邵氏,后世因氏之。历世久远,源流弗继,故提举公作谱,不敢妄附。姑自所知者以东陵侯不为鼻祖,阙其不可知也。以侍郎承嗣为始家之祖,谱其所可知也。厥后,子孙蔓延,散处不一,而分徙于会稽之东、姚江之南、山阴之天乐及新安古睦者不可胜纪,倚欤盛哉!苟不作谱以收序之,则一本之亲渝于途人,而提举公故为此惧,乃因夫旧谱之遗,参互考订,溯其源流,别其支派,辨䟽戚,序昭穆,记迁徙,收涣散,述铭传,附遗文,以为日后会叙之本,庶不失先人之遗意,失徙居之所,明书于派系之下,传示后之子孙,使观之者咸知木本水源之义而不昧其从来,孝敬之道存焉矣!则斯谱也,诚有益于家也耶!谱成,属予。惟邵氏世有禄仕,至提举公乃文学致身,蔚然有声于时,而邵氏益显,兹非其祖宗积善累庆之所致耶!自兹以往德善相袭,累而积之,虽传至于百世,可也!松柏生于高原,至于大百围历千岁;江河之流至于逾千万里,而必至于海者,其本源盛,故也!子孙之视祖宗水木之本源也,培其本以滋其末,浚其源以达其流,则愈久而愈盛,其有穷也哉!是为序。

德佑二年(1276)秋八月之吉奉议郎、添差通判平江军府兼管内劝农事徐汶撰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6

帖子

680

积分

邵门银牌专家

Rank: 4

积分
680
发表于 2020-6-28 15:2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邵恩成故意忽略贞五公自述户帖内容,可知其分析是现有定论然后选择可用的证据,属于乱考证行为。另外,两位宗亲的考证依据,都是依据后来后世版版本记录过去版本的内容,其真实性是很低的,价值已经是不言自明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邵氏文化研讨网  

GMT+8, 2021-3-5 11:08 , Processed in 0.073464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Designed by 999test.cn & 邵氏文化研讨网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